网站聊天
张金哲院士《人文医学浅述》连载(十一)参与医学—4P医学之四
2014/12/02 956

参与医学 Participatory Medicine PT

医师法规定病人有知情权与参与权,就是病人有权参与有关诊疗的决策及可能参加的医疗操作。于是提出了参与医学。狭义的概念是病人及家属有权参加医生的医疗讨论,了解诊疗计划及预测的效果,并能提出问题与建议。@#$&后签字代表病人已经参加了决策。对判断失误及发生意外,导致不良后果,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因为“参与医学”仍然是医生看病,医生负全责决定一切。“参与”只是听取病人的意见,由病人亲自核实认可医生了解的情况和信息。不是要医生听从病人的决定,也不是一个有病人参加的民主评定。严防医生有借此推卸责任的思想。@#$&后这类签字,本是医患全方位共同克服疾病的友好签约。有时误解,反而成了互相防范的依据。正式讨论的形式,一般是由负责医生汇报病历、诊断依据、治疗安排与理由。欢迎与会者自由提问及建议,随时探询病家是否真的理解? @#$&后由医生做一个简要总结,郑重宣布作为“医生的@#$&后决定”,同时声明“可能有必要的随机应变”。

zhuanjiajiangtan_012_02

 

现在人文医学的4P医学时代对参与医学还有个广义的概念。病人不仅是参加讨论,而要求了解讨论的内容,并且认真考虑那些认同,那些需修正。不仅参与预测医学,也包括个体医学、预防医学都要参与。不仅参与讨论而且参与执行以及某些操作。更重要的是不仅要求病人的参加讨论会,而是要求医生充分引导病人的意见并且确实得到病人的满足与核实。力求医患双方充分沟通,减少误解与矛盾。参与医学促使医生服务水平提高,使科普工作扩大。由于病人在会上的高标准要求,迫使医生不得不精益求精,研究创新,成为医学进步的推动力。在儿科改善医患关系方面更有其特殊的前景。

小儿科要求妈妈作为全权代表参与活动。特别是妈妈参与操作,对小儿的无恐、无痛医疗技术要求有特效。孩子住一次医院,对孩子这次经历的疾病来说,妈妈就成了半个大夫。妈妈们到一起很愿宣传自己孩子的医疗经验,有利于迅速提高全民医学知识,难得的科普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