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聊天
张金哲院士《人文医学浅述》连载(五)生物医学观点的误导
2014/11/20 872

生物医学代表了现代先进医学观点,全世界现代医学科学家都奉为金科玉律。由于生物医学观点来源于动物实验数据,难免有不近人情之处,给人类医学造成误导。下面有几个事例:

一、人类吃饭的目的,先后顺序 本来是:1、解馋,2、解饱,3、营养食疗。目标是维持平衡营养。只有保证食欲,并且吃饱,才有营养。这种饮食安排称为人类食谱。生物医学观点强调营养效用,数据来源是某些动物吃这个长膘快,产蛋多,对人就应该有营养。不管色香味,因为没有试验数据。只讲营养,不合孩子口味,必遭反抗。“吃”本来是孩子的乐事,反成每天烦恼、矛盾的焦点。强调解馋解饱是培养正常饮食规律,并不是纵容孩子随便吃成胖墩;更不能不问好坏,放任自流,养成烟鬼酒鬼。人类社会要求培养高尚的社会习惯。要求按时吃、吃大众饮食、爱吃、吃得快;调整味与量,把体重控制在正常人的范围。

二、病人就医时,医生的目标顺序是:1、生命,2、功能,3、痛苦。但是病人因痛苦来就医,病人和家属都迫不及待地要求立刻解除痛苦,而医生首先研究交代生命危险,常常引起反感发生矛盾。人文医学观点保护的是有人格的“病人”,生物医学观点保护的是“生物”的“生命”。病人正在承受剧烈疼痛,家属心急冒火,医生出于同情总应该先给些应急镇痛措施。即使需立刻行抢救手术,也要先给麻醉。按现在的医学水平,不是无合适的止痛方法,而是不习惯优先去想办法止痛。

 

zhuanjiajiangtan_06_02    注:张金哲院士画

 

三、儿科工作认为妈妈是第三者。她不是医学服务对象,也不懂医,又爱挑刺,孩子看病她瞎提意见、捣乱。强调妈妈在场孩子就哭闹反抗检查操作,妈妈不在,孩子就不敢哭,按住他就不敢动。虽然有些信息需要妈妈提供,妈妈不懂医,有时提供信息不准反而误导。动物实验从来无需提供信息,没有妈妈在场,完全依据检查数据判断更为“客观”。多年来,大医院不许陪住,检查、治疗请妈妈回避。必须大喊一声,必须郑重认识到妈妈才是儿科医学实际的服务对象。是她抱来孩子找你看病,向你报告病情,向你提出要求。帮你检查孩子,替你执行医嘱。@#$&后妈妈才是你疗效的验收员与评价员。儿科服务必须使妈妈满意。所以妈妈才是第一服务对象,不是第三者。因为有妈妈,孩子才不是实验室的小动物。

四、孩子都怕大夫,白衣天使哪里去了?医生把孩子当成小动物,不会说话,反正是哭,疼也哭不疼也哭。止疼措施多余,浪费时间,多一次强迫用药的痛苦和过敏的危险。短暂的疼,哭几声就完了。孩子@#$&怕痛,妈妈@#$&心疼,在生物医学观点中反映不出。中医儿科从宋朝钱乙算起已有千年,从无孩子怕大夫的历史记载或传说。中国孩子怕大夫始于解放以后的小儿普及防疫注射。中央政策好,具体执行坏了。中央为孩子服务,执行者为中央服务,要完成注射任务。注射是从西医学来,从不管孩子痛哭。和小动物一样叫几声就好了。于是妈妈哄孩子就说“别哭啦!大夫来啦!”代替了祖传的“马猴来啦!”。

 

zhangjinzhe_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