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聊天
育儿日记 | 老公带娃一天就把娃手拉脱臼了…分享脱臼预防及处理的经验!
2017/03/14 700

本文作者:雷晶

       自从写了奇葩病系列,我在医院的知名度大大提升,员工餐厅排队打饭的时候、开会的时候,都有同事会问:“你好久出(三)呢?准备写个系列哇?”

       这不,正在到处收集奇葩病例的时候,我家里出了一件事,绝对符合奇葩的定义,我就分享出来,给大家提个醒。

       先从哪里说起呢?有一个招人嫉妒恨就是不羡慕的人——我先生,过年放假20天(整整是我的三倍呀)。刚好一直帮我辛苦带娃的妈咪要回老家陪我外婆过年,于是乎,带娃的重任就压到了先生的身上。

       先生接受带娃任务第一天的上午10点多,我的手机响起,电话那头声音异常焦急:我马上把娃娃给你送过来,手痛,不晓得咋个了,现在动都不能动了。

       我跟着急了:为啥子痛呢?电话那边根本没听我说,继续道:他往地下练(四川人应该看得懂哈,就是往地下躺),我拉他,结果他就说手痛,明明挨到地下的是左手,咋个可能右手痛嘛。

       听完其实我心里就有数了,多半脱臼了。本想家里离中心医院近,过去急诊医生很快就可以复位,但又怕先生太着急,更何况从来没有带孩子去过医院(我相信看文章的你一定跟我同感:妈妈生,妈妈带,生病了妈妈送医院),估计连急诊科都找不到在哪里,万一急了冲医生护士发火那怎么好?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爸爸,因为孩子发烧,一个人带来医院,路上堵车耽搁了很多时间,在医院又一个人抱着孩子排队就诊检查办住院,一进住院部就把所有接诊医生护士统统骂了一顿,当时我们都特别理解他的心情,还是默默地帮孩子尽快安排了治疗。)

       得了,还是让他舍近求远来新世纪吧,又叮嘱了路上不要动孩子的右手。

       到了医院,儿子完全没了平时活泼的样子,一副苦瓜脸,也不跟护士阿姨打招呼,逗也逗不笑,右手僵直的放在腰侧,根本不准我碰他的手。

       粗略一看,疼痛评分6分,赶紧找医生去。(安利一个疼痛评分工具给大家,简单实用,虽然我是按照年龄选择的Flacc,但是下面这个更适合没有医学背景的大家)

(三分以上的疼痛需要干预)

       到了门诊,见到李奕主任,一看也明白怎么回事了。我说:爸爸扯脱臼了。

       爸爸又给李主任讲了一遍经过,然后李主任让我们给儿子把外套脱掉(对于四肢受伤的小朋友,穿脱衣服的原则是:先脱健侧,再脱患侧;先穿患侧,再穿健侧),他摸着儿子的手,感觉就轻轻地摸了两下手肘,好了。

       爸爸长出一口气,拍着胸脯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谢谢李主任。李主任又让儿子用右手给他做拜拜,四五次之后儿子就可以抬高右手做拜拜了,李主任大手一挥:好了,可以回家了。然后叮嘱了我们回家的注意事项。

       儿子去礼品店选了一个超级警车的玩具,又去我办公室拿了两颗圣诞节时总监们送的糖果,开心地跟满心愧疚的爸比回家了。路上我跟先生说:你知道,要是在米国,没有一万元人民币你是回去不了的。

       征得先生的同意,把坑娃爸爸的故事写出来,虽然有点糗,但是应该能够给你一点点启发和帮助。

       桡骨小头半脱位(就是大家说的脱臼)容易发生在0-4岁的儿童身上,发病的原因最常见的有暴力牵拉,跌倒肘压身下,睡觉转身患侧肢体挤压等。由于小朋友表达不清,以及受伤后哭闹等原因,容易误诊。

如何避免脱臼发生呢?

       我们在带养小孩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要用力拉扯或甩动孩子的手,家庭做好防护措施,避免跌倒坠床(特别高处跌倒),注意小孩的睡眠姿势,避免长时间手部被压。

       如果玩闹或者跌倒等情况下小孩诉手部疼痛且肢体固定位时,不要强行拉扯,保持肢体原位带孩子去有儿外科或骨科的医院就诊。

       因为脱臼后疼痛比较明显,在去医院的途中我们应该给孩子一些安抚,分散注意力,或者给予棒棒糖含在口中(注意不要误吸),同时也可让孩子看看手机视频或者用未受伤的手玩玩手机游戏(虽然我非常反对小朋友玩手机,但是当务之急是缓解小朋友的疼痛)。

       到了医院以后,医生会询问病史,检查小朋友的手部情况,判断是否发生了桡骨小头半脱位,有些时候由于考虑可能合并骨折等情况会进行X线检查。

       如果明确诊断,绝大部分的孩子通过手法复位都会立刻康复,当然也不排除有一小部分发生了复发型脱位或者合并其他情况需要更进一步的治疗。

       桡骨小头半脱位是医院常见的肘部损伤,很多孩子都发生过,而手法复位的效果也非常好,对于孩子们后期手部活动没有影响。

       但是,脱臼时的痛苦是孩子们所不愿经历也是父母们不想看到的,带养孩子的路漫长且辛苦,愿我们都做那不坑孩子的爹妈,陪伴他们健康成长。

(感谢小儿外科刘茂医生对文章内容的帮助)

参考文献:
[1]李小寒,尚少梅. 基础护理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
[2]陈吉兵,刘希孟,闵三旭,李岳林. 小儿桡骨小头半脱位70例诊治分析[J]. 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2016,(03):51-52.
[3]魏琪,蒲竞超. 手法复位治疗小儿桡骨小头半脱位[J]. 中国医药指南,2015,(06):147.
[4]汪占祥. 手法复位治疗小儿桡骨小头半脱位120例[J]. 中医药临床杂志,2014,(09):924-925.
[5]钟秋霞,郑定容. 心理护理干预儿科患者家属焦虑情绪[J]. 中外医学研究,2014,(13):82-84.
[6]曹印福. 桡骨小头半脱位的治疗体会[J]. 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3,(03):333.
[7]何薇,张玉勤. 急诊儿童桡骨小头半脱位846例的治疗与护理[J]. 中国误诊学杂志,2012,(07):1749-1750.
[8]孙玉振,靳瑞娟. 儿童桡骨小头脱位的治疗体会[J]. 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0,(06):66.
[9]隋小强,程永涛,赵新昂,兰永怀,刘泳,唐映利. 小儿桡骨小头半脱位的治疗体会[J].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6,(14):82-83.